admin 发表于 2019-11-24 09:48:16

为司马南画像(讲故事)


—— 论中医、气功怎样与迷信、伪科学“结缘”

作者:  山下美智子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司马南同志用变魔术,代替特异功能,法轮功代替气功,伪科学代表中医,“成功”地解释了中医、气功与特异功能现象。


  一 司马南现象沿革

    作为流氓,司马南坚持自称自己为“独立”学者,全国人民在媒体的配合下,全部信以为真成为共识,并因此形成民粹与潮流,不可改变。从1990年开始,一直到现在已近三十年!其“专业”大概就从学气功开始吧。并反出师门,成为叛徒。


   (一)气功与骗术

  气功与印度瑜伽一样,都是中印两国,数千年民间自发形成的钝意识(全意识)训练方法,是两国人民因古宗教的不同信仰,而形成的不同民间古修法。因其做法行为与世俗完全不同,故无法直接为大多数人、现代社会接受,但仍可绵延至今,盛衰数千年而不变确属不易。

  即气功、瑜伽,因千年传承已经形成文化,其中利弊全球各国学术界早有定论,司马南本人没文化,撑什么“马面”!说什么也论不到司马南之流来说三道四。说白了气功是文化现象,是中印两国两大古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司马南虽自称学者却是正宗流氓,其魔术表演不是气功,更不是瑜伽,把它说成是气功或就是特异功能,才是骗术。全国人民被其骗了几十年,这个流氓!但媒体为何也会信这种人,司马大师?学者?!嗨!全中国人都笨,都几十年至今还有人信!如:老梁等仍被司马南蒙了至今不醒,奇怪。


   (二)司马南出山

    司马南最早“露面”,出现在1990年10月出版的一本书上,书名叫《气功与骗术》,第一作者刘正、司马南为第二作者。立足点批判气功与特异功能中的骗术与虚假现象。

    一左一右,共同为全国已经形成的几千万人气功潮,泼冷水唱“反调”。究其根本原因,气功潮 “民粹大军”已经形成,鱼龙混杂有了庞大利益链,与邪教、封建迷信泛滥的群众基础。

    后来的发展果然如此,如:法轮功。为此张震寰将军不计个人得失,鼓励和支持刘正,对于司马南,张老“不识”大师真面目,同样也热情鼓励。


    (三)司马大师真相

    全民气功几千万人的气功潮形成后,关键在这里边事实有邪教与封建迷信色彩,如何化解与引导,成了国家最大难题。这是“民粹”以邪乱正足以撼动国家基础,也确实如此。历史上的“黄巾起义”,“黄巢造反”,“太平天国”,起初都与此极类似。

此时的气功潮,做为历史仍属钝意识训练方法,可以有二种动向与结果。

  一是向宗教信仰发展,如:佛教、道教中的气功现象,或向“少林功”、江湖“卖艺”骗钱发展等等,司马南的变魔术骗人是特异功能,就属于这一类。最坏的是形成新宗教信仰,如后来的法轮功。因此司马南变魔术“以邪制邪”,做为流氓以假乱真“指鹿为马”单从这方面看,是有功的叫“痞功”或“邪功”。

  二是健身,如印度瑜伽,事实证明对世界各国人民有正面效用。瑜伽、气功都是一类货,都很容易形成新信仰,如中国的“法轮功”。宗教信仰的形成,分俗神两种,如何防止这类现象是一个专业,气功潮已成历史,无法在这里展开。

  事实证明用气功做健身有效,但气功潮有误,就把俗盆中的孩子与污水一齐泼出去,这就是上世纪气功潮的结果。因此单从灭了气功,气功=法轮功看司马南肯定有罪。特别是后期,已经形成全国反气功、反中医潮流,做为流氓司马南乘机做乱,挟“西化”民粹之风全面出击,不断扩大作孽“战果”,更是罪上加罪,当年司马南单中医就不知害了多少人?!

司马南是乱世“奸雄”与“墙头草”会咬“主人”,事实就是谁养他,就咬谁。如:小崔。这种人象看门狗, 只“咬人”不可用! 因此气功潮的结果与历史的结论是,司马南心地恶毒,决非好人。


  二  司马南现象利弊纵横谈

    综讲上世纪气功潮无序,形成民粹与失控状态肯定有误。轻则让社会失态,如当年练气功,不做正常工作的人,大有人在。重则形成动乱,如法轮功。


  (一)事后“诸葛亮”

    数十年事实证明,司马南不学无术做流氓确定够格,特点是皮厚。但“造反”的负能量太足,最显赫战果是“一虎一席谈”,那是司马南事业的巅峰。

  任何事物,物极必反,司马南居心不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做为历史人物,是黑恶流氓与“扫把星”。我说得对不对,做为事后“诸葛亮”,由你司马南自我“公断”。


  (二)大气功师

  司马南怎样在1990年开始由流氓、不学无术到“胡同窜子”,再变成大气功师, 1991年6月有《“大气功师”骗术揭秘》一书出版。全书盛赞司马南“丰功伟绩”。

     当年气功潮鱼龙混杂,有好人也有坏人。司马南认为:严新、张香玉、张宏堡、李庆恒、王力平、张宝胜、林厚省、张延生、江波、郭林、海灯法师、马礼堂、柯云路、张务本、王林、马云、张震寰、钱学森代表伪科学、法轮功、迷信+中医、气功,都是坏人为一派;司马南又认为;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司马南,代表自己反中医、气功+科学与正义都是好人,为另一派(这足够证明当年的黑恶势力事实存在)。双方以中华大地为“战场”,展开了数十年博弈,结果司马南胜,因此流氓升级为“独立学者”。“伪科学”的司马讲师,从下三滥胡同窜子摇身一变成“大气功师”? “司马科学”=变魔术就是特异功能,成为真理流行全国!


  (三) 司马南+媒体

  “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当年全民练气功是数千万人的大气功潮与中医热,二者都已形成棋鼓相当的正反双方民粹。 “官”、民、“匪”混杂,如何引导成国家难题。很象历史上的“黄巾、黄巢、太平天国”前期那样类似动乱,在当年那种情况下,将错就错不如让流氓司马南骗子“挂帅”。在媒体主流的鼓动下, “两害取其轻”弃卒保车,先把气功、中医当“牺牲品”,值也应该。

  但气功完全污名化吃大亏了,中医药则在司马南打击下,现在仍危在旦夕,都是历史事实。做为反面教材,现在到了正本清源,揭露司马南真面目的时候,和全国人民讲清楚历史真相。当年是司马南+媒体,怎样让中医、气功“屁滚尿流”;现在则需要拔乱反正是中医、气功+全意识学,让司马南“屁滚尿流”的时候了。用司马南做典型,吓唬全国“西化”分子,司马南是牛虻,当年的“威风”那里去了!


  三 司马南与老毕

  说白了,司马南心地恶毒全国共识,因此万罪归一。历史证明此人只能利用,“杀鸡吓猴”让此人载上“五毛党”高帽, 当“猴耍”并“留其一命”继续“冲锋”,让其发挥“余热”, 引蛇出洞点到为止。


  (一)气功无序

  当年气功潮无序,用流氓去反对与压制“民粹”肯定对,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副作用也有,如后来的“老毕事件”。

气功是一个专业,可以解决很多人就业,取得健康等不同需要。正确的气功潮如果有的话,今后应国家专职控制, 健康正能量引导。并由专业人员分期、分批、分步,从点到面正面有的放矢,有目的,进行。如:印度瑜珈。


  (二) 司马南现象终结

  司马南死到临头当然“装睡”,自认有功仍不知自己是“狗”,但此人事实对中医、气功有害,也因此对中华文化肯定有害,并最终对中华民族有害。上世纪气功潮无序不对已成为历史,“功成走狗烹”司马南做为流氓“历史任务”完成, ,清理余毒于情于理都顺理成章,至于司马南本人则必须打入“冷宫”。

  本世纪初还让流氓本质的司马南现象,继续横行流毒全国,是国家的一种重大失策。后来的事物发展果然如此,如:司马南等先后结成黑恶“五毛党”,由反中医气功变成“毛左”,走上了反气功、反特异功能、反中医药之路。最后打着红旗反红旗装“毛左”,打着毛的旗帜,全国公开贩卖“从毛到习”的“司马政见”,成为中华文化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大敌人、代言人与当代中国最大持不同政见者。


  (三)老毕事件

  “兵过篱笆损”当年的气功潮,如果最终形成了与历史上类似的,黄巾、黄巢、洪秀泉式“动乱”,牺牲是必然的。但中医与气功是中华文化瑰宝与最后堡垒,当代三大重大恶性社会事件:“小锐锐、全国医闹、老毕”,因司马南“产生”。做流氓不用本钱,还有名、有利.谁不去?这里边没有是非,关键在正面形象倒了,让小人得利!中医、气功受害始作蛹者,司马南与现在社会上的所有“司马南现象”,如:老毕事件当然也与此有关。

  请问现在老年人跌倒在地,有人敢扶吗?!此与司马南肯定有关,属司马南作孽扩大“战功”。有人发病,比如休克,需要有人去救,敢去的都是时代英雄,而决不是社会自然行为,这些负面“形象效益”的发起者与做孽主角也都是司马南!与司马南一类的黑恶势力至今仍“影响”全国,如老毕事件,毒啊 !!

  司马南事件的形成与后来发展,与媒体的宣传与鼓动有关。其最重要的表现是,谁出名奔谁去,打击名人成为全国新闻看点,最终变成为“电视连续剧”主角。如:张震寰、钱学森、柯云路、严新、张务本、王林、马云、老毕。几十年下来几乎所有涉及者个个“声败名裂”, 没有是非没有公道,只有全国看戏,围观!已成气候,“万罪归一”祸根也是司马南。


  四  江山、社稷与司马南

  国家即江山与社稷,江山指国土,社稷指人民。江山的统一,社会的文明与安定,人民富足与安居乐业,都是立国之本。

  (一)中华国宝与司马南

  特异功能是变魔术;气功是法轮功;中医属封建迷信;中医药经典是伪科学。以上都是司马南当年“丰功伟绩”,现在仍是社会共识与主流。

  这都是事实已经形成体制,名字叫西化,它们决不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就象美国一样,仍在全世界横行霸道。因此必须对司马南之流,现行的反中医、气功、反特异功能现象,进行彻底批判。

  中医、气功是中国国宝,中华文明的最后堡垒中华民族命根子。毛爱中华文化保护中医,死后户骨未寒,上世纪未司马南1990年就开始“变魔术”,到现在近三十年, 中医全盘仍为反中医的何祚庥、方舟子、张功耀、司马南之流所控。如:本网站的中国“盗版”《中医当代科普》,从2013年到2019年到现在已七年,仍是“贼”。


  (二)为国家,社会与人民的幸福

  司马南尽管式微,但惯性仍在,2012年到2019年,几年下来全社会风气,已经明显变好。全中国彻底面貌一新。人民充满自信,原有的反华势力,“苏修、美帝”,日韩印欧等“反动派”,纷纷化敌为友。国家全面提倡“三新”,新丝路、新汉医、新汉学,成当下世界潮流与时尚。中国已正式进入全球政治、文化、文明世界中心,全人类奔小康、促大同,前途无量。

  但司马南黑恶仍是全国最大的“持不同政见者”,司马南之流的“五毛党”、“毛左”,仍咄咄逼人,司马南的强项仍在,仍是“西化”代言人。

  司马南式的现代流氓、伪科学、“胡同”窜子,每个世代都有。这种人反对的是中华文化,气功、特异功能与中医,这种社会“西化”惯性,仍是中国主流。经典中医仍是“伪科学”,气功仍是“法轮功”!黑恶“凶手”司马南还在代表“正义”与科学,仍在耀武扬威, 这有罪。一句话西化“走资派”还在走。

  总之为了国家、社会与人民的幸福,14亿中国人应该走习近平“三新”中国思想,世界主义道路呢,还是走司马南式的“从毛到习”的司马南“五毛党”之路?这需要全民共识。


  (三)听谁的?

  如何“治病救人”,这里有一个原则,叫“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司马南此人有罪是肯定的罪名叫反中华,做为反面教材,用司马南做“标杆”肯定有用。即听司马南版“五毛党”的“从毛到习”,还是走习版的世界主义中国思想新丝路、新汉医、新汉学“三新”道路。两者都是社会主义?!但谁是谁非听谁的,必须让全国人民都公开透明吧来论一论。

  司马南其“初心”、政治纲领与政治底牌是什么?请亮牌! 司马南做为“反对党”(五毛党?),全国人民听习近平的还是听你黑恶“五毛党”的你自己说,“打着红旗反红旗”走老路还是走新路, 请亮牌、摊牌!!

  “改过自新,善莫大焉”,还是那句话,司马南同志必须放下屠刀,才能立地成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何去何从你只能自省自救,但必须投降!

  六  中医、气功与“救亡”

  在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国家已经走上中国思想“三新”世界主义正轨,进入世界舞台中心。但因司马南,当代中医仍是“伪科学”,气功仍污名化还是全国公认的“法轮功”,因此必须“救亡”。


  (一) 全国“西化”与中医

  当代中国原中医经典的社会基础,在“西化”浪潮的冲击下,已经基本消亡。全国中医院校全部“西化”,中医变“西医”,中医学子成为埋葬中医的“掘墓人”。

  当下全国中医院坐诊的中医师,中医大学毕业的学子,与原中医经典相距甚远, 有质的区别。如:张锡钝、蒲辅周、任应秋等。中医虽仍叫中医,却仍通用西法已完全西化,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每况愈下,欲演欲烈。经典中医水平直线下降,现代中医与原经典中医面目皆非!


  (二)中医“西化”与救亡

  中医原理、中医方法、中药、方剂、中医治疗、中医病名,六方面经典不容改变。但当下的西化中医,却与这些经典完全“脱钩”。如:中医藏象学说。

  中医人体结构学,流行的仍是西医解剖学南辕北辙, 这是大问题必须彻底改变。怎样用现代科学语言,原色、原汁、原味地还原中医经典,让中医经典从神坛上走下来,已成为当代“西化”中医界当务之急。


  (三) 中国“盗版”

  本网与中医科普相关的一本图书,叫《中医当代科普》,“挂名”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开始“盗版”,到现在已七年“贼名”依旧。书虽“盗版”,却名致实归有实力代表祖国为中医出彩, 并“唯一”有资格仍叫《中医当代科普》,为什么仍在“盗版”?仍是“贼”!

  此‘盗版’几经风雨虽一致为本行、本专业人士看好,却仍“盗版”依旧,“贼痞”永在!我们受够了,这关系到中医事业的“存亡”。此书有罪吗?谁在插手操作此事,请他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为中医的伟大复兴做了什么?!

  建议有关部门彻查,以正视听!问题出在那里请亮牌,我们要底牌与是非真相!摊牌!!我网站将作为问责“特例”,插手干预,正式追究。一查到底!





2019.10.27 于北京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