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发表于 2011-10-17 17:57:27
第四节 中医学正名为何困惑
所谓科学的现代医学,一般都是指西医,而西医由: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胚胎组织学,微生物学、诊断学、药理学、药物学等组成。中医学和这些东西基本上都对不上号,因此中医学的正名就陷入了困境。

一 中医学为何困惑?
以下选自《医学承启集》P648—651作者方药中,作于1944年
中国医学具有五千年的悠久历史,集若干治疗上之经验,因而成了一个最有系统的自然兼精神的科学。陈果夫先生,在本刊第一期医学小言中说:“余以为中国医学,乃从天地人及一切生物中研究得来,以成其特有之理论……”。这实在对中国医学最正确的一种认识。盖以中西文化,各有不同,因之医学研究之态度,亦大有差矣。西洋医学,其研究之态度,几乎是完全建筑在局部的形质上面,对于人则并没有把整个人体,当着了一个不可分开的有机动物,而只当他是一个血肉和筋骨合起来的一个东西。于是头痛则专治其头,足痛则专治其足。对于疾病,则多数均认为系细菌作崇,如能杀灭此种细菌,则此病可治,不能杀灭此种细菌,则此病不可愈。因之对于药物,亦侧重于化学分析,实验应用,与中国医学研究之态度,几乎是完全不同。中国医学,对于自然和人体,人体和疾病,疾病和药物,其究研之态度,决不是致力于局部一隅,而是做整个观察,不是破坏自然的赋予,而是恢复其本来的自然状态,对于自然和人体的看法是一片的,认为人不过是自然界生物之一种,其生活习惯及变化情形,与其他事物上之一切变化情形,殊无极大的区别,故观察自然界,其他一切事物之习惯,及其他变化状态。即可明了人体之中一切习惯情形,及变化状态。如何应付自然界其他一切事物,即如何以应付人体中之一切变化。所谓“合天人于一体”。对于人体和疾病的看法,则认为细菌虽能危害于人体,然其最大原因,则并非由于细菌本身之力量,实由于气候或人事上之刺激,为之诱因,障碍人体生活功能,而此细菌始得乘机为病于人体之中。使能除去此种诱因,则身体内生活功能健旺,抵抗力加强,病菌在人体中,亦自然不灭而灭。盖天赋予人生活功能,而秉此天赋之生活功能,以生存于此自然环境之中,这完全是一种自然作用,只要人能顺乎自然的生存下去,则自然的可以全身,可以尽年,根本可以无疾病之可言。然而现在世界进步,人类思想欲望,日趋繁复,或百忧感心,或万事劳形,或饮食起居,失其所宜,致使人体各种功能之自然作用,发生障碍。或有所偏,或有所不和,或有所损伤,于是病菌乘虚,疾病作矣。基于此种原理之下,所以中国医学,对于疾病治疗,是整个的,对于药物的应用,是综合的,寒者温之,热者凉之,虚者补之,实者泻之,总之以除去疾病诱因,恢复人体之自然功能,为一不变原则。陈果夫先生在卫生之道中,又说过这样几句话:“药各有所偏,人的身体有所偏而病,有所不和而病,有所损伤而病,医生知药之偏,知人体之偏,明人之不和。见人之损伤,从事于和平工作,如果能达到此种和平之目的,这便是好医生……”这简直是对中国医药最扼要的说明,至于药物,中国医药根据天人合一的原理,用象形辩味,论色的方法,于特效药物发明之多,尤为西洋医学远不能及。因为系根据天人合一的原理,来发明的药物,所以中国药物大多是植物类药物。盖植物乃有机生物,人亦系有机生物之一种。以有机生物,适用于有机生物,则自然流弊少而效益多,此正黎元宽先生所谓“从本草则人正所以用天”之意也。至于金石昆虫禽兽各类,之已被发明,可以为药用者,亦已甚多,然亦皆不过补助植物药品效用之不及,而主要效用之发挥,固仍赖植物类药物也。
由于上列所兴各点,以科学最高原则而言,中国医学实在是一个最标准,最完善的一种自然兼精神的科学。其在科学上之价值,实在西洋医学之上。然而自“南京条约”之后,近百年来,中国一般社会心理,随着国际地位的低落,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国人习惯、风俗、文学、思想。将渐次趋向与“西洋化”的当中,因而一般人士对于我国固有文化教育的产物,反多模糊,不能认识,中国医学在此潮流之中,于是也就被人目为玄虚怪诞,不着实际的一种东西。一般中医人士,也经不起这种潮流的洗刷,而也站起身来大呼其“中医科学化”,或主张中西医混合,硬要把洋服穿在长衫的外面。或主张中药西用,先检定其病原体,再以中药治疗,把中医学理一脚踢开,弃而不谈,好象医学中,只有西医才是科学,中医就不是科学似的。于是西医的皮毛,成了我们一般自命为“科学中医”的宝典。论病固然满口化学细菌,而处方用药,依然寒热温平。于是乎治疗与病理脱节;口中和笔下相反;口若悬河之士,往往举手杀人,满腹阴阳的老医,每多药到回春。而此科学中医,反而动辄批评,某人昏愦腐败,某人知其然而不知其然以然,其治疗成绩,则谓之侥幸,如此科学,呜呼痛哉,是岂中国医学本身的缺点。西洋医学,只知道病菌为害,见病治病,不顾及个人体质,以作根本之治疗,是他的缺点。然而我们却把他当着了金科玉津。中国医学,综合病人身体整个的病状,再分寒热虚实,以作根本之医治疗,是我们的长处。然而反弃而不谈,目为玄妙,始作俑者,实在是应该负最大的责任,这是一个危机,如果让他们继续潜伏下去,将来发展的结果,实在的可以使我中国医学,沦于千百层地狱之下,万劫不复。
我不反对中国医学需要整理,但我坚决地反对“中医西洋化”,我更不反对中国医学,应该尽量利用西洋医学,来帮助我们迎合时代,在学理上能作积极的解释,但是我却不赞成西法检定病原,中医施行治疗,西医用中药的主张,因为这不是我们利用别人,而是别人利用我们,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家,近百年来,因为政治未上轨道,在工业技术上,确实还不如人,应该向人家虚心学习,然而在医学方面,中国医学,自有其科学系统,其在科学上的价值,实在西洋医学之上,现在政府不提倡中医,是因为受了一些社会心理的影响,不足畏,而可畏者,实恐目前“中医西洋化”的风气,流传太广,致使中国医学精义,渐次消失,于是中医成了西医的尾巴,一辈子在人家屁股后面跑,不灭而自灭,斯为可畏尔。
领袖在《中国之命运》当中,说过这样一段话:“……近百年来,中国的文化,竟发生了绝大的弊窦,就是因为在不平等条约压迫之下,中国国民对于西洋的文化,由拒绝而屈服,对于固有的文化,由自大而自卑,屈服转为笃信,极其所至,自认为某一外国学说的忠实信徒,自卑转为自艾,极其所至,忍心污蔑我固有文化的遗产……然而结论却因为西洋文化,而在不知不觉之中做了外国文化的奴隶”。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