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发表于 2011-10-17 17:57:47
附:文言文与白话文之争
以下选自08年11月21日《文摘旬刊》47-24《大师恩怨录》程丕来著
五四运动后,主张推广白话文的北京大学教授刘半农到上海,报上新闻说他要访问章太炎。陈存仁(章太炎的学生)得知后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师章太炎,章太炎的夫人汤国梨便对章太炎说:“如果刘半农真的来访问你,你千万不要生气,更不要执杖以击之。”章太炎点头微笑,好像是山人自有妙计一般。
这天,刘半农等人来访。坐定之后,刘半农问章太炎对白话文的见解如何?章太炎说:“白话文不自今日起,都是以当时的言语写出来的,写得最好的是《水浒》、《老残游记》等。但是你们写的白话文,是根据什么言语做标准?”刘半农侃侃而谈说:“白话文是以国语为标准,国语即是北京话。”章太炎听了哈哈大笑,问刘半农:“你知不知道北京话是什么话?”刘半农不假思索地说:“是中国明清以来,京城里人所说的话。”章太炎就以质问的口吻问刘半农:“明清的话你有什么考据?”刘半农无辞以对。章太炎就用明朝的音韵,背诵了十几句文天祥的《正气歌》,其发音与北京话完全不同。刘半农听后,呆了好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章太炎像老师训导小学生一般问他:“中国历来有种种科学发明,都是用文言文来记述的,我先问你天文知识,中国有些什么?”刘半农想了想半天,答不出一句话。见此,章太炎又说:“天文你不知道,我再和你谈谈地理,美洲新大陆的发现者是谁?”刘半农呐呐其词地说:“当然是哥伦布。”章太炎击桌大笑说:“最先踏到新大陆的人,是一个中国和尚,叫作‘法显’,想来你是从未听到的。”刘半农又无词以对,只说:“愿闻其详。”章太炎说:“你有时间访问赛金花,记述她的胡言乱语,何不多看些文言字线装书,充实自己。”刘半农只得点头称是。章太炎又按着桌子一拍说:“请你查一查,《章氏丛书》另录之三,有篇《法显发见西半球说》,就知道了一切了。”同来的人面面相觑,想快快脱身,不料这时刘半农却又说了一句:“北方学术界,正在考据敦煌石窟及周口店‘北京人’以及甲骨文、流沙垂简等。”想借此掩饰自己,夸大北方学术界的工作,来平抑章太炎的气焰,一面就起身想走。章太炎勃然大怒,说:“中国政府对你们不知道花了多少钱,设立了无数研究所研究院。敦煌石窟的发现,第一个是西人斯坦因,他从莫高窟以及西北流沙中窃去了几百箱文物。后来多少年之后,法国的伯希和又盗去几百箱文物。直到他们在英法两国发表之后,你们才知道,你们究竟在干些什么事情?”这时章太炎又把手杖在桌上拍了一下,刘半农面孔红到耳项间。章太炎说:“所谓北京大学,只出了一个张竟生,写了一本《性史》,这难道就是提倡白话文以来的世界名著吗?”刘半农听了,没敢出一声。章太炎又说:“我知道你曾经在北方报纸上,征求过国骂的字句及各地方骂人的话,第二天早上,就有人到你学校中的课堂上,讲出许多骂你老母的地方话。所以后来你就不敢再做这件工作,现在我来骂几句给你听。”接着,章太炎就说起了汉代、唐代的骂人话,借此把刘半农祖宗三代都骂到了,随后,章太炎叫陈存仁送客。刚出门,章太炎便在藤椅上纵声大笑。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