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代中医 门户 查看主题

幸福与快感(心理学)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2-10-19 23:07| 查看数: 1507|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幸福与快感(心理学)


    鉴于中医学与心理学的密切关系,特选用些心理学的“精品”文章,与广大网友交流。


引子:

央视:你幸福吗?

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我不知道!

(摘自海峡都市报2012年10月16日版)


    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迅速占据各大媒体的头版。几天来,有关他的点点滴滴被媒体层层深挖,他的亲朋好友也成为受访对象。10月14日央视《新闻联播》节目预告中,莫文在接受央视《面对面》栏目采访,在被主持人董倩追问“你幸福吗”时,莫言干脆地回答说“我不知道”。

    董倩:作家就是一只母鸡一样,作品就是鸡蛋,这次出了个金蛋,大家肯定对母鸡感兴趣。

    莫言:漂亮的母鸡嘛看看也无妨,如果光是鸡蛋漂亮,母鸡不漂亮不看也罢了。

    董倩:当时答瑞典学院时,您说是感觉惊喜而惶恐。

    莫言:惊喜是觉得怎么会落到我头上呢?的确是非常高兴的。可是,接下来怎么处理呢?这么多媒体,多了这个所谓的光环,会不会有更多的人盯着你,找我的毛病,更多的人故意的跟我为难。惶恐。

    董倩:他们给您的颁奖词和您自身给自己作品的评价,是合一的吗?

    莫言:应该说他的颁奖词表述出了我小说的某些特征吧。他当然读懂了。今天我听他们说翻译成魔幻现实主义也不太准确,翻成一种虚幻跟民间事故,社会问题跟历史的两种结合,这种还是比较准确的。

    董倩:您幸福吗?

    莫言:我不知道。

    董倩:绝大多数人觉得您这个时候应该高兴,应该幸福。

    莫言:幸福就是什么都不想,一切都放下,身体健康,精神没有任何压力才幸福。我现在压力很大,忧虑忡忡,能幸福吗?但是我要说我不幸福,你就会说太装了吧,刚得了诺贝尔奖还不幸福?

    董倩:你现在最期待的状态是什么?

    莫言:结束本次访谈。

44.jpg


正文:

快感点(心理学中间意识临界点)


    快感是一种情绪,是一种欣快的忘乎所以的飘然若仙的中间意识感觉。自古以来,它就象上帝、和爱情、美丽一样,是多层次、多方面的、是人类共有的一种痛快、称心、适意、舒服的心情。它是那样地不可着摸和那样地令人神往。快感对人类世界的影响,以及由此所引发的困扰,比性、毒品、摇滚乐和巧克力的影响还要深刻。许多人为自己不能像百万富翁那样享受生活而遗憾。财富真的能给人快感吗?经济学家对此早有研究:虽然财富可以带给人快感,但并不代表财富越多的人越快乐。研究表明,一旦人的基本生存需要,如衣食住行得到满足后,那么,每一元财富的增加对快乐本身都不再具有任何特别意义。例如日本,1960年还是一个穷国,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它的人均收入翻了4翻,一下子就站在了最富裕的工业化国家行列。然而日本1987年人均快感指数报告的平均水平不比1960年更高,他们比过去有更多的洗衣机、小汽车、照相机和其它物质享受,但是这并没有明显增加快感的感觉。显然财富并没有给人们带来足够的快乐,实际上,人们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整天奔波,比以前更加忙碌了,生活压力更重了。

    快感在哪里呢?据美国纽约州一项对彩票迷的调查显示,开奖前,这些彩迷都沉浸在假如自己成为幸运儿就如何如何的幻想之中,有人甚至在采访中狠狠地说:“得奖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公司买下来,然后把老板炒掉。”摇奖产生的幸运儿在获奖之后几周内,通常都会沉浸在飞来横财的喜悦中。不过追踪研究表明,财富并不能带来长久的快乐,几年后,那些幸运儿的快感在某些方面甚至比以前还缺乏。快感在何方?当我们试图去预测某某东西会让我们产生快感,往往会失望,因为结果常常是错的。

    研究快感的专家哈佛大学心理学教授丹尼•吉尔伯特认为,如果你想通过追求浪漫、一辆新车或者一顿奢侈的晚餐而得到快感的话,可以预言,你必定不能如愿以偿。这位心理学家认为想用几个字来定义快感,无疑是精神错乱。“很难说清楚它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当它来临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哲学家喜欢赋予快感道德上的涵义,亚里士多德宣称,快感的生活是一辈子都要有善行,如果你是有罪的,你不可能获得快感。心理学家不会走得那么远,简单说来,快感意味着感觉良好,吉尔伯特说:“这种感觉就是当你的孙女扑到你的怀中,当你帮助一个迷路的观光客找到他要去的方向,或者你大快朵颐吃着美味汉堡、蔬菜沙拉时,体验到的那种感觉。”换句话说,每个人体验快感时的感觉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快感的缘由。这意味着快感是种情感,而情感并不是你总能抓住不放的,情感可以重复呈现,但是不会无止无休。

    比如说恐惧同样是种情感,当然你不希望自己长期处于恐惧之中,那么对于幸福,它来了又会走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对于追求快感的方式,往往是错的时候比较多,对的时候比较少。现在闭上眼,让你认为可以使你快感的东西一一浮现在眼前:一辆豪华跑车、一次热带海滨的浪漫游、一幢绿树掩映之中的乡间别墅……当你为了这些快感而奋斗的时候,研究人员说,可以预测,你可能会犯错误。在对不同年龄阶段和社会层次的人群调查之后,研究人员得出了上面的结论。首先参加调查问卷的人,假设自己的愿望实现之后,为那时的快感打分,做出一个超前性的预测。此后研究人员一直对他们的生活变化跟踪调查。若干年后,当他们实现了愿望,获得了汽车、别墅、旅游假期等等之后,再对自己的快感指数打分。前后两组数字相减,如果差异为零,那么他们将会和自己原先设想的一样快感。但是结果出来以后,这种差异几乎从来没有为零。这就说明在追求快感这道题面前,人们的选择充满错误。

    那到底有没有正确的答案呢?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快乐,是什么使人的心灵在歌唱?科学家们在追寻事实真相。去年秋天,被称为“快感研究之王”的心理学家戴维森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发表了他研究论文。他在论文中说,快感并不是一种模糊的、无法形容的感觉,快感是人类大脑的一种自然状态。也就是说,快感不单单是拥有,它还必须是一种能使人感受到的或是实实在在地让人亲身去经历的无忧无虑舒适快乐的各种过程。因此你可以随心所欲地为自己“制造”快感。

    一  快感的产生

    有关研究认为,快感的产生也许比人类的历史还要悠久,它是进化过程中最早的情感形式。有的研究人员相信两栖类和爬行类动物都能被唤起快感,还有人说连苍蝇和软体动物都有快感,而根据进化论,人类就是由动物进化而来。加拿大科学家迈克尔•凯伯奈克很早做了动物也存在有情绪和感情的实验。

    他把一条蜥蜴放在一个由暖灯围起来的角落里,同时把平常的食物放在温暖的角落,而将蜥蜴认为美味的食物放在寒冷的角落。这时候只要寒冷角落的温度高过某一特定温度,蜥蜴就会冒险去吃美味佳肴。但是如果那里太冷,它们就会留在原地就近采食。寒冷的角落里的食物愈是美味,蜥蜴所甘愿忍受的温度就愈低,它们把食物的品质和温暖做了一番比较,科学家发现这不可能只是一种自发的行为,蜥蜴是由于美味(某种快感)而做决定。凯伯奈克说:“这就意味着它们一定体验到了美味或愉快的感觉。”

人类具有丰富的情感,而追求快感,常常可以是我们作出一切决定的唯一依据。那么快感到底来自何方?20世纪50年代,科学家从动物的各种实验中得出看法,他们认为快感应该是头脑的“赞赏中心”,他们在实验中对头脑的这个部位采用温和的电击方法,就能使老鼠进入一种看似痴迷的状态,为了得到这样的电击,老鼠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一系列复杂的动作。

    20世纪60年代,美国新奥尔良图兰大学的精神病学家罗伯特•希思想试试人类会不会也有同样的反应。这很可能是一个稀奇,有悖伦理的实验。希思在病人的头脑深处植入一根电极,令他们被快乐所包围,借以治疗他们的抑郁症,经久不愈的疼痛、精神分裂症、自杀情结、上瘾,甚至在当时被当成精神紊乱的同性恋等。事实证明,当他们得到一次次电击时,都表示感觉很好。不过希思并不太走运,当刺激的电流被中断时,良好的感觉立刻就消失了。这项实验是快感理论的有力证据。这一理论认为,在脑部制造快感比较简单,只需刺激相应的神经化学反射区即可。

    到20世纪80年代,人们已经将头脑“赞赏中心”的脑电图画了出来,这就是“多巴胺系统”。此后另一些科学家发现,传递快感的关键物质不是多巴胺,而是来源于一组不同的脑化学物质,给人带来快感的药品不仅会激活多巴胺系统,同时还会刺激一系列被称为脑啡肽的化学物质的分泌。吗啡和海洛因都属于脑啡肽阿片类的化合物。牛津大学的埃德蒙•罗尔斯还发现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脑区、眼睛后部的额眶皮质区也能产生快感。

    俄亥俄州立博林格林大学的雅克•潘克塞普、威斯康星大学的安•凯莉以及其他科学家发现,传递快感的化学物质很可能是脑啡肽,而不是多巴胺。这些化学物质似乎能激活脑深处的电路,该电路与多巴胺系统有重合。因此他们认为有这样的可能:脑啡肽电路是快感的来源,而多巴胺系统则产生与快感相似的“渴求”?


    二  对快感的一些研究


    加拿大蒙特利尔拉瓦尔大学生理学系的米歇尔•卡巴纳克说:“脑部应该存在着一种在各种动机之间进行协调的介质。如果缺乏这种介质,就不可能对先做什么后做什么进行排序。“卡巴纳克做了一系列实验,企图证明快感就是促使进行排序并将它做好的因素。他并且也对其它各种动机如金钱、痛苦、舒适、美味等等进行了比较。他说:“在所有的情况下,快乐(快感)确实是让各种动机进行交流的那个介质”。利用快乐(快感)来做所有的决定。所有决定都是为了使我们的快乐(快感)最大化。这是人类的一种本能。因此日常生活中,人类一切所为,实际上是处于对快感的不断追求中。包括:求偶、保持安全、吃、喝、情绪等,以及从学生的造句、组词、做数学题、到做出合理选择、打赌、选择答案等等结论都是能够取得多少快感(包括快乐的感觉,成功的欣喜等)为依据。

    人们产生这类理论根据的是19世纪有一个叫菲尼亚斯•盖奇这个人的病历,他的头脑额叶受损,使他不能感受到任何情感,有启发意义的是,他也因此而不能再做出任何决定。显然人类并不是即时满足的奴隶,我们可以期待获得眼前快感快乐的欲望,其实这也是这种感觉的最佳持久化和最大化,因为只有减少头脑对许多眼前快感的满足,才能获得长期的回报。因为对于享乐主义者来说,不幸的是,指导快感行为的作用可能有着自然的极限。

美国加州神经科学家和成瘾性专家乔治•库伯认为,快感系统就象银行,一下子取出太多钱就一下花完,取钱太多和太快会导致破产。他提出了所谓的快感基线,在你的基线之上,得到一个合理的上升你就会有一会儿美妙的感觉,但是你不会保持满足状态太久。因为快感似乎总是令基线上升的——也就是要真正做到知足常乐是非常困难的。真正的快乐,不依附于外在的事物,它就象池塘里的水是由内向外溢泄的,你的快乐也是由内在的思想和感情中泉涌而出的,想拥有永久的快乐,只能让自己的思想装满快乐和有趣的点子,用空虚的心去寻找快乐,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  快感产生的原理


    既然发现了头脑里的快感中心,研究人员不禁要问,它们究竟是干什么用的?答案是:快感远不是仅仅作为一种强烈的、纯粹的人们追求目标,它其实影响到头脑所有的基本加工过程。目前还没有人能将这些研究成果串在一起进行合理的解释,但是科学家逐渐对头脑是在那个区域产生快感及如何产生这些快感有了一个比较系统的认识,对历代诗人、作家和语言学家来说,则很难想象,他们所创造的文学、艺术和神的形象,不是和艰苦巧妙的思考相联系,因为研究也许证明,这些成功的思维所产生的成功快感似乎可以与将几微安电流注入头脑深部的一个极微小区域划上等号。     另外,人们对“赞赏中心”的功能认识也有了比较明确的看法,这就是对一些例如吃东西和性这类具有生存意义的活动进行赞赏。在此后的许多年中,从象吸食海洛因以及达到性高潮,这样强烈的快感和达到相对平和的饱餐后的满足以及赢钱后的激动等等,任何一种可以想象到的自然和不自然的快乐,都可以被“赞赏中心”和多巴胺释放联系到了一起,尽管如此,许多科学家仍然认为头脑中的快感原理,还远未被揭示。

    快感对于优化人类的生存功能远不止于此,许多日常中的从食物的挑选,到数学问题的解答,以及日常事务的决策,轻度快感从意识上帮助我们进行了各种行动计划和实行过程,让我们大脑过滤性地指使我们的感官,优化和选择性地接受了各种外界的光、声、色、味、以及各种信息。这种轻度的快感很可能是我们所有情感的来源,也许知觉的感受指标,本来就是由简单的快感与非快感逐渐演化而来。

    有人认为让人们注意到怎样区分“欲望”、“喜爱”之间的区别与描述,都涉及到快感,而快感如果单以多巴胺系统来表示,研究人员认为这是不准确的。因为他们发现,当人们服用阻碍或刺激多巴胺释放的药物后,人们并未表现出某种口味喜好发生了什么变化,这说明多巴胺系统本身并不能制造快感。“多巴胺系统是关于动机和追求的。它给出一种大致的欲望或是催促一种参与到世界中的热情”。对毒瘾的研究进一步说明多巴胺系统主管的是欲望,而不是快感。染上毒瘾的人为了维持他们的快感,必须不断地增加毒品剂量,事实上他们后来只是“想要”越来越多的毒品,而不是说他们越来越“喜欢”毒品。

    有的研究人员说,只有完全了解快感和欲望的脑电图,才可能更好地理解目前世界上许多人所产生的肥胖和吸毒。有一种看法是快感是由脑深部组织和脑啡肽细胞产生的。前面提到研究人员还发现,在眼眶的后面也有个被称作额眶皮质区的细胞也能对快感的产生作出关键性的作用,以上几种都是人类享受快感的发源地。在脑的许多部位都发现了快感中心后,研究人员不禁想知道它们的作用。答案是快感可以对所有的脑部基本活动施加影响,这种情况很可能产生于远古的人类产生之前,并且还在不断地进化中。快感可以用于指导行动,它的产生和出现使它成为人类简单的一个生存目的。人在同一时刻总是会有各种互相矛盾的需求:吃、喝、玩、安全、保温、求偶等等。这些都是不同的需求和动机。


    (二)  快感递减律


    我们在平时用水,家中有人大手大脚。洗一块手帕,要冲几盆水。大人对节约用水,虽“言之谆谆”,但家里人“听之藐藐”。水,似乎来得容易,不足珍惜。日前,我们居住区断水,日常生活顿起困扰。对家中残留的一小盆水,大家都精打细算起来,先作洗脸用,再作洗抹布用,最后还用它来冲马桶。水,显示了它平常少为人感到过的珍贵。

    由此想到一篇题为《快感递减律》的作品,文中提及不少类似的情景:一位美国青年在非洲沙漠里,口渴难熬,当时得到一杯净水,给他带来无比的满足与幸福。而当他回到美国,到处都有饮用水,一杯净水给他的幸福降到了零。一个中国老太太,“文革”期间在东单菜市排队买鱼,冻了两三个钟头,买回一条胖头鱼。中段清蒸,尾段红烧,鱼头做砂锅,一条鱼让全家高兴两个礼拜。后来去了美国,鱼随时可以买到,再不用排队,她却觉得美国鱼没有当年北京鱼好吃。朱元璋还是穷小子时,一天又饿又病,乞得一碗杂七杂八的汤水,上面漂着几片青菜,还有几块豆腐,觉得滋味美极了。后来他当上了皇帝,山珍海味越吃越没胃口,下旨御厨做当年的所谓“翡翠白玉汤”,可是御厨做来做去,也做不出朱元璋要的当年的美滋味。

    这些现象表明,同样的物品,对处于不同需求状态的人,其快感效益是不一样的。这在西方经济学中,把它概括为“边际效益递减规律”。就是说,人从获得一单位物品中所得的追加的满足,会随着所获得的物品增多而减少。

    按《快感递减律》作者林火女士的观点,这是经济发展中的一个悖论。经济发展本是为了给人类创造更多快感,但经济越发展,物质的边际效益就越递减,人们从物质当中得到的快感就越少,背离了经济发展的根本目的。据此,有人说,上帝所以不时在人间制造一些天灾人祸,就是为了解决这个悖反律。在战争中,在灾难中,物质的边际效益就会陡然增加。我们自然不会赞同“上帝”的做法,但到底应该怎样解决,人们似乎还在探索中。在我看来,不贪得无厌,不暴殄天物,永远怀着一种“常将有时思无时”、“常将甜时思苦时”的心态,也许不失为控制“快感递减”的一种方式。

    时下无论国内外,都有些富裕程度相对较低的人,从物质中获得的快乐与满足,超过富裕程度高的人,原因与这种心态不无关系。他们在走向富裕时,没有忘记沙漠中的口渴,没有忘记无鱼无食、又饿又病的日子。此外,要控制“快感递减”,还在于要“恒念物力维艰”,“常思一饭一粥来之不易”。先哲们早有这样的话:得之愈艰,爱之愈深。如果认为自来水真的是“自来”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那自然就不会珍爱它了。断水这件“坏事”教育了人,让他们认识到水的来之不易,水的弥足珍贵,从而在对自来水的享用中,增添了珍贵感、幸福感。这似乎可以表明,人们从物质享受中获得的幸福与愉快,不仅与物品本身有关,而且与人的心境、心态有关。健全文明的心态,也有助于人们不致于在物欲横流中,让快感减下去。


    三  快感的几种作用


    (一)  快感能帮助人抗病


    由于研究者们已经了解了“快感”的自然特征,戴维森及其同事们发现,这些特征对人体的其它部份都有着强有力的影响。经过心理测试判定为更快乐的人,他们在接种了流感疫苗产生的抵抗流感病毒的抗体要比平均水平高出50%。另外一些研究者还发现,有快感或者满怀希望、乐观和满足这样的精神状态,似乎能降低或者限制血管疾病、肺部疾病、糖尿病、高血压、感冒和上呼吸道疾病的严重程度。荷兰一份2004年11月发表的对老年病人的研究报告说,经过他们长达9年的研究发现,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能把病人的死亡危险降低50%。


    (二)  先天因素影响快乐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研究快感。那么从临床的角度看,到底什么是快感呢?迄今为止,没有人能清楚地解释这个问题。戴维森说:“快感,就像是人类各种积极情感的荟萃。快感是一种‘舒服’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面,每个人都没有改变状态的动机。”科学家研究快感使用了两种为大脑“照相”的工具——功能性磁共振影像,这种设备专门用来为大脑活动区域的血液流动“照相”;脑电图,用来探测神经的电子活动。这两样工具都瞄准人类快感感受产生的主要场所。戴维森说:“我们相信,人类大脑的这个部分至少是某几种快感的中心源泉。”这就是说,一些人生来就是乐天派,他们常常感到快乐,原因就是他们的大脑前额叶皮质部分经常保持活跃。对人类婴儿的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戴维森对未满一岁的婴儿进行了一项实验,他让婴儿的母亲暂时离开自己的孩子。“当妈妈刚离开时,一些婴儿会歇斯底里地啼哭,而另外一些婴儿却不哭不闹。”结果显示,凡是大脑前额叶活动程度越高的婴儿,越不可能哭。不过戴维森发现,人类的大脑可塑性极强。随着人生经历的积累,人能克服先天对快感的影响,尤其是在青春期以前。他还了解到,适当地经历一下消极的情绪,反而对人有好处。这就像锻炼我们的“快感肌肉”,或者打一针对付忧郁的预防针。


    (三)  好心情增强人的免疫力


    不过,人类情绪的状态究竟是如何影响人体的生化反应的,研究者目前还不十分清楚。“我们可以大胆推测一下这个过程。”美国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库布赞斯基说。戴维森在实验中发现:当人感到快乐时,一种叫做皮质醇的化学物质在大脑中的含量就会减少;而当人感受到压力时,人脑就会相应地产生这种化学物质。科学家们知道,皮质醇会压抑人体的免疫抗病功能。乐观的人可能比悲观的人更不容易感受到压力,所以他们体内就不大会产生上面提到的这种化学物质。


    (四)  学会期待让人快乐


    美国另外一名科学家,斯坦福大学的布莱恩•科诺森,研究心理预期对人快感的影响。“当人们想到快感,”科诺森说,“他们就联想到感觉会很好,但是快感的很大部分也包括对事物的期待。”科诺森用金钱来衡量人对快感的感受:当被测试人打赢一次电子游戏,他就能获得一小笔现金奖励。“在他们得到金钱奖励的时候,我们用仪器探测他们的大脑,”科诺森说,“我们可以用仪器‘看见’他们大脑出现一道‘闪光’,这肯定和他们赚到钱时产生的快感有关。”那道闪光不是出现在大脑左前额的皮质层,而是大脑皮层的深处。科诺森说,奖励越大,对大脑皮层深处的刺激也越大。他相信,他所寻找的快感的感受就是人们在那一时刻感觉到的一种兴奋。另外,戴维森发现人能感受到多大的快感,还和神经传输媒介有一定的联系。所谓的神经传输媒介就是把神经信号从一个神经细胞传递到另一个的化学物质。


    (五)  快感者更会照顾自己


    从1998年开始,美国心理学家罗伯特•埃蒙斯通过一系列的研究发现有快感人有更懂得保持自身的健康。他随机把1000名成人分成3个组。第一组每天记录自己的情绪状态,用1到6分级,第二组也照第一组的做,除此之外把每天惹他们生气和引起争吵的东西列成一张表。第三组则被要求记录每天所有能让他们高兴的事。尽管所有人都是随机分配到每个组里的,但是最后一个组的人不仅像预测的那样,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且埃蒙斯还发现,他们更愿意花时间进行体育煅炼,定期检查身体和养成良好的防病习惯。这些研究成果让“快感研究者”们欢呼雀跃。科尔特纳说:“当越来越多的发现证明,积极的情绪和快感能让你的免疫系统更好地为你工作,或者帮助你抵抗疾病入侵,让你长寿,将会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对快感的研究中。”


    四  生活在快感的幸福生活中


    为什么人们玩蹦极跳,就是把自己绑在滑雪板上从悬崖往下跳,或从飞机上跳伞,或攀岩,许多危险有压力的极限运动如何在参与者心跳之后令人感觉到满足快活?其实这种寻求刺激的行为,也只是头脑工作的一个副产品。按照研究人员的说法,头脑的快感系统可以赞赏和指导我们的行为,它能确保我们所干之事有助于生存,但是许多有利于生存的行为自然地也包含有冒险的成分。比如采集、狩猎和争夺配偶等等,都具有一定的风险,在既保证安全又满足需要的情况下,二者常会发生冲突。

    快感其实也只是以一种简单的方式让我们决定下一步该做什么,它不能太过长久。在进化过程中,如果一种动物太过沉溺于吃某样东西的快感,它就会沦为另一个捕食动物的猎物而被淘汰。所以快感总是短暂的。生存的目的让我们拥有快感,但是生存的目的更多是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到下一个目标上。这就能部分理解和解释当你吃得太饱时,最美味的食品也令人感到乏味倒脾了。

    科学家认为这种快感过后让人回落的反作用,也是因压力所引起的压力激活了头脑的快感系统,压力也使头脑对快感产生抑制。这使我们的感情象一个钟摆一样地晃来晃去,其中每一个的情绪高潮都接着一个低潮,而每一个情绪低潮接着又是一个高潮的来到。因此根据库伯的快感基线理论,如果你用错了快感系统,无限地让属于快感基线的快乐不按一定比例地“尽情”使用,你的欢乐就会很快地面临到无法超过快感基线上升的程度,造成情感的“耐受性”,这就是成瘾的过程。

    最初时,一种药物可能给你强烈的快感,但是这种快感的来源很快就消耗殆尽,接着同样的剂量只能产生较小的快感。因为头脑的赞赏系统是消耗性的,所以那些瘾君子花费大量时间不是在享受,而是在试图恢复头脑原来就有的正常感觉。这时候成瘾者除了药物外,没有什么能让他产生快感,最后就连药物也不能为力,就好象他把整个快感系统都掏空搞垮了,顽固的“心瘾”也就因此形成。

其实还有许多类似成瘾的日常行为,如:上网迷、赌徒、性乱迷、工作迷、购物迷、美食迷等等,在这些情况下,头脑的快感系统的有限资源都在被过快地支出。库伯说:“你可以始终获得快乐,但是,没有始终的强烈快感。世界上从没有一种能给你带来免费或长时间高潮而不留后患的药品。没完没了的高潮在进化上是不可能的”。

    科学家指出,只是追逐快感,我们可能永远也得不到幸福,因为假如我们能够体会到某种快乐,那只是因为我们从意识上能够肯定需要什么。只有我们在天气太热时才能体会到冰镇饮料和空调冷气的舒畅,或太冷时浸到汤池里感受到温暖的快乐,一旦体温稳定下来,我们体验就会不同了。如果不是危险或恐怖,那就会处于轻度快感般地惬意或无关紧要的无感觉心理状态。事实上快感并不是幸福,那只是一时的欢乐,而那种长时间的平静、平安、和恬淡才是真正的幸福,尽管快感是多么地平凡,但确实让人回味无穷。


            (作者:芬笙山人,2012年10月16日于福清市芬笙山人工作室)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