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医学 发表于 2012-3-23 22:08:39
刀山、火海,也得闯啊!   做完第一次化疗后,癌标记物没有像我祈盼的那样降下来,而且CA125值由150升至170。

“化疗由原来21天做一次,改为7天做一次。”医生半是通知,半是商量。化疗观察表“更改方案的原因”一栏记录:考虑病情较重……!

这可真不是个好消息!21天做一次化疗就已是痛苦不堪了,7天做一次还让不让人活了!?悲哀是悲哀!但我确信,这是我能够活下来的唯一一条路,前面就是刀山、火海,自己也得向前闯……。

化疗终于做完了,我告别了当班的医生和护士,告别了两个月以来日夜与我相伴的女护工,迈着欣悦的步伐离开了苦住64天的病房,离开了把我两次从死神手里夺回来,至少让我现在仍然生命不息的北京协和医院。

我出了医院的大楼,阳光照耀在我的身上,虽然冬季的太阳没有夏日里那么艳阳,但久日没有享受到阳光的我心中已是火热激情,挺起胸膛向前走。

我虽然很平凡,但在做人的标准上对自己是很苛刻的。善良、正直是做人的根本。我以自己对爱的理解和这次生死经历教育儿子:一个人只有懂得自尊、自重、自爱,才能赢得他人的尊重;一个人只有懂得爱他人是一种幸福,才能赢得他人的爱戴。

经历了生死后,我发现自己的心灵更加干净,思想空前的升华,无论是面对病痛折磨,还是对生命的理解,或是对过去的那个我的自我评价,还有自己心中一直以来不能原谅的人,尤其是对“被爱”、“爱他人”有了更新的认识。

不寻常的除夕    除夕那天,我向医生请假。“我要回家过年!”,为了我那至爱的亲人。

窗外,满目繁花,鞭炮声、礼花声此起彼伏,这是一年当中最喜庆的夜晚,也是我有限的生命里不寻常的夜晚,躺在床上没有睡意。

到半夜12点了,我不听话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给儿子过年压岁钱,“只要我活着。”自己心里想。25岁的儿子跪在地上,给妈妈磕了三个响头。

初一早晨5点钟,丈夫和我简单的洗漱后,匆匆忙忙从东头的家里往西头的医院赶。患病后,亲人、同事、朋友、医生护士都夸我是“爷们儿”、“刚强”,但我不得不承认,“癌症”像厚厚的乌云笼罩着我的心,眼泪也像桂林的雨季,说来就来。

待护士抽血、治疗后,丈夫又载着我回家,自己默默地注视着车窗外。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大多数人吉庆的日子里,自己却为能够活在这个世上起早贪黑奔波,连我也解释不清楚,伤心的泪水又掉了下来。一会儿,似乎听到了丈夫也在抽泣,我连忙回过头,泪水啊已挂满了他的脸颊。

生的希望在哪?   按照化疗方案,整个化疗结束是在5月底。但因这次患胰腺炎住院,打乱了每周化疗的计划。“等你身体恢复恢复再说吧!”出院时医生对我说。在我的意识里,只有做完全程化疗才能把癌细胞彻底消灭,我才有活着的希望。正是这个信念支撑,无论化疗有多痛苦,我都在坚持。

当化疗不能按期进行时,我焦虑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但我把它深藏在心底。在丈夫面前,我竭力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这个周六我带你去金龙寺?”出院一个星期后丈夫对我说。“好啊!”我兴奋地应着。金龙寺是郊外一处好山好水的地方,山连着山、树挨着树,空气清新,溪水潺潺,远离喧闹。以前丈夫和我经常在忙碌了一周后驱车到这里感受大自然带来的那份愉悦的心境。

是我生病后第一次到金龙寺,重生的我旧地重游,欢喜的目光拥抱这里的一切,山峦、树木、花草、小溪……!游人不多,但只要是和我擦肩而过,回头率几乎是百分之二百,我不漂亮,是我那格外触目的光秃秃的头……!

也许是悲哀自己不是一个正常人吧,每每此时,我总是扭过脸去躲闪着他们投来的探询目光。我和癌细胞就像是“红蓝”两军作战。我借助了现代的、颇具杀伤力的化学武器对癌细胞进行了 13次围剿,而且是每周打一场战役。癌细胞虽然伤亡惨重,但仍以相当数量的兵力死守着“阵地”。

2010年4月15日最后一次化疗,癌标记物CA125为21(正常35以下),没能降到10以下的理想预期。3个月后,化学武器的“杀伤力”彻底消失后,癌细胞抓住了“战机”,疯狂地反扑回来。癌标记物CA125每月呈10多个的往上升。

我,再好的化学武器也没有体力去“扛”了,“战场”的局势是“蓝军”一天天在扩大战果;而“红军”没了有抵抗能力,眼见着只能是坐以待毙……!

此时,我的家人每天都是心惊肉跳地挨过,我也是郁郁寡欢。

难道我生命的路就这样走到尽头了吗?真不甘心啊……!



本主题由 (www.dangdaizhongyi.com)当代中医网(jk.fqyg.net)养身 于 13 小时前 审核通过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回顶部